顶级分类

同级分类

阿里小微“全员派股”的一石三鸟效果

作者:新京报   2013-11-27 00:00:00


阿里巴巴集团上市时潜在的投资者而言,这种普通员工形成的股权联系,也将为阿里巴巴集团未来继续从阿里小微处歆享“互联网金融红利”提供保障。

  日前,由支付宝的母公司“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”为主体进行股权改造的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(筹)(下称阿里小微),正式就新的股权架构发布公告:40%的股份将作为股权激励分享给全体员工,剩余60%股份将用于“在未来分步引进其他战略投资者”。阿里小微同时强调,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个人在小微金服的持股比例,不会高于其在阿里集团的持股比例,即7.3%。马云的股权被计入前述40%的员工股权部分。

  在阿里巴巴集团寻求上市进入关键期,阿里亦和围绕移动互联网即时通讯业务全面驳火之际,阿里小微推出此次堪称“全员派股”的股权架构,用意可谓深远。如阿里巴巴此前多项战略决策一样,在马云的精细盘算下,此次阿里小微的“全员派股”足以再次产生一石三鸟的多重效果。

  首先,这一股权架构作为解决当年“支付宝”所有权转让风波的关键步骤,无疑会令马云赢回商业信誉。

  2011年,马云以获取支付业务许可证必须满足本土企业控股的监管要求为由,将支付宝的所有权从阿里巴巴集团转入彼时由马云个人绝对控股的“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”,而作为阿里集团主要股东的则声称对此事并不知情。该事件也迅即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引发争议,马云被指责为“将支付宝这一关键性资产私下装入自己腰包”。

  而在阿里小微此次的公告中,特意对马云最终的持股情况进行说明,表示将以现金方式对因支付宝股权转让而蒙受“损失”的阿里集团股东雅虎和软银进行补偿。其希望了结支付宝股权转让风波,并重树马云个人商业形象的用意可谓不言而喻。

  其次,阿里小微所要“派股”的对象不仅仅是阿里小微员工,而且还包括阿里巴巴集团的“广大群众”,这无疑从根基上强化了两者的利益关联。对阿里巴巴集团上市时潜在的投资者而言,这种普通员工形成的股权联系,也将为阿里巴巴集团未来继续从阿里小微处歆享“互联网金融红利”提供保障。这也将为阿里巴巴集团上市时,“讲更多的互联网金融故事”做了铺垫。

  最后,在阿里的“来往”要对腾讯“微信”展开全面对抗的关键期,阿里小微股权这一相对实际的薪酬激励,无疑能进一步激发阿里内部的“作战士气”。尽管马云以一贯的颇具煽动性的言辞对阿里内部员工进行动员,要求与微信全面开战,但已被多次运用的动员手法事实上已经让阿里内部部分老员工产生“抗体”。倒是经测算人均高达八万元的阿里小微股权,更能起到“重赏出勇夫”的奇效。

  不过,在感叹马云不惜“散尽千金”,将手中阿里小微股权从80%股权降到7.3%的慷慨之时,也应意识一个关键问题,按照阿里巴巴集团理想的公司治理架构,马云可以不通过股权即对公司实现主导控制,那么他还有继续控股支付宝而背负“独吞”骂名的必要吗?


上一篇   封杀微信能否保护阿里之“阿咔琉斯之踵” 下一篇   没有了